新时代曙光:数字化和医疗健康
   “医疗健康问题是我的同胞们颇为关心的问题”,法国总统弗朗索瓦-奥朗德(Francois Hollande)在竞选时把医疗健康问题摆在十分重要的位置。他认为,健康是“把法国民众团结在一起的重要契约”。为达到这一目标,必须依靠数字化和远程医疗,“实现医疗健康制度的现代化”。
   
弗朗索瓦?奥朗德(曾担任Corrèze省议会主席)认为,必须想方设法为一系列的地方性医疗健康计划注入新的活力。“更好地预防”、“更好地治疗”和“更好地保障”,奥朗德竞选总统时,他的三个顾问Fleur Pellerin(现任数字经济部副部长)Alain Rousset以及来自巴黎的社会党参议员Jean-Marie Le Guen2012411日出版的法国《解放报》(La Libération)上所开专栏的题目。他们遗憾地表示,在过去5年中(萨科奇执政期间),法国并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以“实现医疗健康制度的现代化”。
   
   
野心——“法国在远程医疗领域应力图达到世界领先水平”
   
法国因医疗健康制度的落后而付出了颇为惨重的代价。无论是数字化领域的专家,还是医疗健康领域的人员都需要为此承担责任。法国在这一战略性领域的落后态势愈发明显。其实,这一领域不仅可以创造价值,而且能够为法国的经济繁荣创造新的增长点。
   
早在6年前,即20072月,法国就已经表现出极大的野心。Galien委员会的主席曾表示,“法国在远程医疗领域应力图达到世界领先水平”。2008年,法国雇主协会(Medef)下属机构Syntec Numérique发表了一份报告,这份报告显示出更大的野心,涉及整个数字化领域。报告提出,法国在数字经济领域应力图达到世界领先水平。在2012年医疗健康信息技术(HIT)沙龙上,这一野心变得更为具体——法国在该领域应力图达到世界领先水平,并重点发展电子医疗。
   
然而,这一次改革过于草率和操之过急,导致在实践中不仅没有对患者进行必要的教育和知识普及,而且忽略了医护人员和国家决策者之间的交流沟通。除此之外,一些数字化步骤和处理方法,如软件即服务(SaaS)、云健康(Cloud Santé)等等,有时难以理解;而且,一些技术革新也会引起医护人员以及患者的恐慌。
   
为使这一具有巨大经济价值的领域得到超常规发展,并为其注入新的活力以及提高法国的整体医疗水平,首先应该加强医疗健康领域各个环节之间的沟通和协调。其次,在数据交流和资源共享方面,必须有清晰明确的工作议程,明白症结所在和需求所在,唯此才能对症下药,利用数字化手段和沟通工具解决问题。
   
如此一来,看病才能真正实现由医生、患者和互联网三要素组成的“数字化医疗”,即利用专门工具分享和交流患者的信息,掌握最新的药物信息,以及进行以诊断为中心的多领域合作。
   
医疗健康领域将要具备的数字化工具可以理解为“再造工程”(reengineering)的工具,同时这也被认为是现有医疗制度改革的关键。
   
家庭护理(homecare)市场前景可观:未来30年达到5000亿欧元
   
为提高法国在数字化领域和医疗健康领域的竞争力,必须重点发展电子医疗,唯有如此才能在减少医疗健康开支的同时提供优质的服务。电子医疗不仅是潜在的经济增长点,而且可以满足家庭护理(homecare)的需求。未来,家庭护理将会拥有十分广大的市场,预计30年间其消费金额将达到5000亿欧元。
联系我们